倡導誠信興商、促進社會公平公正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網友天地 >> 內容

寫給華潤集團董事長傅育寧的一封公開信

時間:2019-10-24 7:01:47

傅育寧董事長

您好!

當您收到這份信的時候,也是我心情最低沉的時候。這半年來,我備受煎熬。自從六月份公司老總找我談話后,失眠在增加,曾有一段時間得了抑郁癥。后來以為“優化崗位”的事情告一段落了,剛剛心情有點舒展,怎料到10月14日,公司老總又找我談話,說沒有我的崗位了。

一個安全員就這樣被沒有崗位了,要求我和公司協商解除勞動合同。

我今年已經47周歲了,如果再到社會上找工作,難度可想而知。人力市場招工我也曾多次去嘗試,但是那些招聘的單位最基本的條件我都不滿足。這些條件無非就是大學本科以上學歷,35歲以下,有一定的工作經驗,會辦公一體化操作,能夠適應出差等等。

在公開的人力市場我是沒有希望了,那就去所謂的人力黑市上看看。這里還是能找到工作的,基本上是工資日結,做一天算一天,月結的也有,但都是不交金的那種。這樣的工作不是不能做,但是人到了這個年紀,總想著旱澇保收,總想著能有安穩的工作,不想再折騰了,也折騰不起了。隨著年齡一年一年的增加,在黑市里淘來的工作也賺不了什么錢。

養老和醫療繳費是不能斷的,如果自己交,一年的費用大約在一萬四千左右,以后每年還會上調,真是賺點錢還不夠繳納養老和醫療保險的。如果是這樣,生活的窘迫就可想而知。

我是1992年8月5日參加工作的,當時學校畢業后被分配進了國企的無錫市液壓件廠。1994年5月25日,勞動局一紙調令將我從液壓件廠調到了原無錫市太湖水啤酒有限公司,本來是讓我做技術工作的,但是后來不知什么原因一直沒有啟用我,所以長達12年我一直在生產一線崗位。

1994年春天,改革進入了新的高潮。各行各業都展現出新面貌,原有產能已經不能滿足市場需求,于是啤酒廠也就行了二期的建造。作為參與和見證二期建造的那一批年輕人,這里的一磚一瓦都是親切的,這里的一樹一木都是我們親栽下的,我們的汗水浸潤著這塊騰飛的土地,我們的熱血書寫著啤酒業的傳奇。這里就是我們的家,這里就是我們的舞臺,這里就是我們寄存情感放飛夢想的地方。

但是隨著啤酒行業的整合,2004年10月,華潤雪花啤酒收購了原獅王太湖水啤酒有限公司,我們廠就從一家外資獨資企業轉變為央企的子公司。隨后有一部分人拿了轉制費離開了,尋求更廣闊的天地去了。然而大部分人依舊扎根在這里,懷著忠誠和信任,依舊和往常一樣揮散汗水,勤奮工作。

雖然,這些年來,公司工資的調整幅度比公司外的一些企業漲幅低得多,雖然也能聽到員工的牢騷。但是央企的優勢在于使命感、責任感、契約精神、有擔當,五金一險也能按照國家規定和地方規定嚴格執行,不拖欠工資,能讓員工享受到帶薪假期。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們追求的就是一份穩定,就是一份善始善終的情懷,我們立志要將我們的這一輩子都奉獻給這個我們親手創造過榮光的企業。1995年國家總工會頒發的“青年文明崗”的牌子現在依舊牢固的張貼在糖化班組二樓的墻面上,雖然那些鮮紅的字跡已經變得模糊和褪色,但是清晰的往事和永不褪色的記憶依舊還在。

2006年,我因為家庭原因,領導照顧,從生產班組出來負責部門的原輔料領用和5S的日常管理。非常感謝當時的部門經理包瑩,非常感謝當時的公司執總。后來因公司需要增加安全員,我被公司安排去學習考證,取得了安全員證,做了一名安全員,之后一直在這個崗位上兢兢業業,努力工作著。這些年里鞍前馬后,堅持檢查、督促整改、參加市里的安全會議、傳達國家和地方的會議精神,確保了部門未發生一起傷亡事故。

感謝這些年來對我工作上大力支持的部門經理包瑩、毛慶華、蔣震等,感謝那些大力配合我做好安全工作的各位班長和班組內的兄弟們。

現在國內經濟形勢比較復雜多變,有很多不確定的因素。就目前我公司的情況是:一不虧損,二不沒有發生嚴重的安全事故。

在這種情況下,用“優化崗位”的方式來裁員,的確是傷透了員工的心。當然公司也對被裁員對象進行經濟補償,但是經濟補償的金額是在不能讓我這個年齡段的員工感到滿意的,更不能解決老員工的后顧之憂。

應發工資乘以工齡算下來真的拿不到多少錢。因為前面我也提到了,我們在這個公司里,工資水平真的比地區平均水平低很多,大約只有地區平均水平的三位之一。然而我們向公司提出來,要公司解決我們的后顧之憂,幫我們繳納養老金和醫療金,發放地區基本生活費,但是公司說沒有這樣的政策。

10月22日,公司人力總經理找我談話,我將我的苦衷都說與她聽了,也將我的訴求也和她說了。可是她說她沒有這個權利,只能按照華潤總部的要求進行解除合同,其他的補償方式都不可能。

既然是協商,為什么只能公司說一就是一,說二就是二?這是協商嗎?當然,我不簽字,公司也可以安排我到我覺得合適的崗位上去,但是就目前公司的情況,已經沒有我適合的崗位了。當然了他們和我說,一切都可以重頭再來,不會可以重新學起。說真的,話雖那么說,但我做不到。如果我還有這樣的能力,我早就辭職自謀職業了。

我的學歷不高,中專而已。很多年都離開了生產一線,實在是因為家庭原因。現在雖然奶奶已經病故了,還有殘疾的母親和中風的父親需要照顧。我有一個妹妹,家庭情況也不好,妹夫前年檢查出來是鼻癌,雖然經過治療,現在有所好轉,但是妹妹的公公又癱瘓在床,不能言語、不能自理,婆婆前段時間也在為公公送飯的路途中遭遇了骨折。所以能上長白班是我最好的愿望,我也倍加珍惜。可是裁員就這樣來了,殘酷無情的來了,在我感到最最無助的時候來了。

真的不知道以后何去何從。我只是希望公司看在我這個老員工的份上,能按照地區平均工資水平來對我進行補償。或者能解決我的后顧之憂,幫我繳納養老金醫療金并發放基本生活費的方式來將我的崗位優化掉。

央企應該是肩負國家重任的企業,應該是有社會責任心、有企業契約精神的企業,應該是有歷史使命感和擔當的企業。

在寫這封信之前我也給華潤雪花啤酒的總經理侯孝海寫過一封信,那封信寫得有點情緒,沒能靜下心來寫。沒能得到侯孝海總經理的回復,心有不甘。

為此,特寫信給董事長說明情況,懇請董事長關切我們這些老員工,如果在言語上或者文字的描述上有什么不妥的,也請董事長海涵。

在董事長百忙之際給您寫了這封信,實屬無奈之舉,多有打攪之處,還望包容。

在您的領導的華潤集團中的一位發自肺腑之言的老兵衛士向您致敬了!

祝您工作順利,生活愉快!

此致

敬禮

2019-10-22

華潤雪花啤酒(無錫)有限公司

安環部員工

袁智勇

附上我的一首詩:

《老員工的血淚控訴》

已經不再年輕

靠著微薄的收入養家糊口

在自己青春閃光的地方

也寄托情感和夢想起飛的地方

我們干,我們干

發絲再也褪不去月光下涂抹的銀色

額頭爬滿歲月流淌后深深的褶痕

我們干,我們干

時光的豁口在我們牙床上定居

尿尿的射程一年年縮短


我們老了,心有余力不足了

我們像一臺臺超負荷運行的機器

被用舊了

被一臺一臺

拆除

拆散

拋棄

2019-10-18

(蝌蚪)


作者:袁智勇 來源:中國國際啤酒網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 內容:
  • 中國國際啤酒網(www.lflbcn.live) © 2019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Copyright Reserved 2008-2018 中國國際啤酒網 版權所有 魯ICP備07018202號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投訴郵箱:[email protected] 業務郵箱:[email protected]

    QQ:296090069在線交流  QQ:1102858064在線交流

    魯ICP備07018202號
  • 執行時間:437.500 ms
    澳洲幸运5开奖机器人